娄成后院士在昆明植物研究所轶事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10-21 15:58     来源:老哥论坛

  2009年10月16日,著名植物生理学家、农业科学家、教育家娄成后院士(简称娄老,下同)因病故逝。消息传来,吴征镒院士(简称吴老,下同)为失去一位学长兼师友而深感悲痛,思之良久,一日瞩告要为娄老的仙逝表达哀悼和怀念,故以自身所历记下娄老在昆明植物研究所的二三事,回忆娄老对昆明植物研究所科研工作的指导、帮助和关怀,缅怀娄老德高望重的品格。

  “”进行到倒台时,大家不约而同地欢欣鼓舞,扬眉吐气。“”中,从“革命群众”向“走资派”夺权开始,接着就是“工宣队”和军代表的进驻,每天开不完的批斗会、斗私会和学习会,科研人员始终是处于被批斗、教育和改造的地位,闹得人们不知所从。“”倒台是伟大的胜利,郭沫若院长说:“科学的春天来到了”。

  “”期间,昆明植物研究所被归属于云南省,改为云南植物研究所。如今迎来了“科学的春天”,研究所叫什么名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科研不能丢,科学知识不能少。已被“解放”了的吴征镒被恢复任所“革委会”主任,他深知经历了的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科研人员,都怀着对科学知识的强烈渴望,要不失时机地想办法来满足科研人员的需要。1978年,与时在北京农业大学任教的娄老联系,希望能来昆明为科研人员讲学,即得允诺,由夫人祝宗岭陪同来到昆明。那时,我幸被派为服务娄老讲学事宜,与娄老夫妇多有接触,对娄老为人处事印象深刻。

  娄老是1932年清华大学生物系毕业的,是清华大学生物系四级的毕业生。吴老1933年才进清华大学生物系,算起来娄老是吴老的大学长。娄老的夫人祝宗岭是一位植物生理学的教授,也是他的贤内助,娄老来昆明讲学,她为他准备资料,同时照顾其生活起居。他来到昆明先到我们所的图书馆看书,收集资料,当看到图书馆内有英文版的英国大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BRITANNICA),昆明植物研究所有这样的藏书,让他感到十分高兴,十分赞许昆明植物所领导在藏书上的远见。ENCYCLOPAEDIABRITANNICA始编于1929年,以后几乎是每年出修订版,至1964年,已经是第三十一版了,昆明植物研究所1967年购入的是1964年的23卷原版。1980年,时任副所长的张敖罗批准购入1973~1974年版的ENCYCLOPAEDIABRITANNICA(30卷),在当时有这样的藏书是罕见的事。

  娄老1932年获清华大学生物系学士学位,1934年获岭南大学理学院硕士学位,1939年获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39~1949年在清华大学任植物生理室副教授、教授,期间于1946~48年到英国伦敦大学进修。1949年,在北京农业大学(今之中国农业大学)任教。在西南联大时期,他与吴老曾同在昆明大普吉的清华大学农科所渡过一段时光,吴老敬他为师长。娄老是中国植物生理学的奠基人之一,尤以对植物感应性的研究见长,首先发现植物组织内通过细胞连丝实现的“细胞间电偶联现象”,他和吴素萱(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1908~1979)一道在植物的体细胞中发现“核穿壁运动”,提出胞间连丝表现的可控性、开放性与封闭性新概念。他在昆明植物所主要讲述植物细胞间通过胞间连丝进行信息传递和物质运输的问题,阐述植物的“库”与“源”的关系问题。为了使大家易懂,他让我准备一些葱作实验品,把葱放于阴凉处,数日后葱叶由绿变黄,用此例讲述植物“源”与“库”之间的关系,让大家直观地理解“源”与“库”的关系。

  娄老还为大家讲述植物体筛管内有机物运转和植物运动器官的膨压运动问题,指出这些生理活动中有微管、微丝的参与,植物界也存在类似动物的“神经-肌肉”机制,这是他对植物感应性和植物对环境变化适应性研究的新思路。

  娄老是著名农学家,此次也向我们介绍了与农业有关的研究情况:一是应用生长调节剂进行蔬菜(白菜、蒜薹等)储藏保鲜调控研究的情况;二是介绍结合我国实际推行覆盖免耕的实践研究情况;三是介绍除草剂的应用情况。让我们新增不少科学知识。

  讲学历时一月许,让我们了解了不少植物生理学研究的新进展、新方向、新思路。他的讲授是那样认真,那样严谨,那样通俗易懂,彰显一位科学大家的风范。我所的植物生理研究室,在段金玉主任的组织领导下,不失时机地从传统的植物矿物营养生理研究向生物技术方面迈进,开展起水稻、小麦的花粉单培体育种、植物组织培养和种苗快繁、单细胞融合以及植物毒蛋白、植物运载体Ti质粒、抗烟草花叶病毒基因工程等研究,在云南省起到率先的示范作用,并取得一批新品种、新技术的成果。1979年,云南大学曲仲湘教授到我所开会时,看到植物生理研究室开展的这些新研究,很高兴地赞许说:“植物所新生了”。这些成果中包含着娄老为我们奠下的理论知识基础。

  历史在不断前进,科学在不断发展,知识在不断扩大。然而,娄老给我们留下的严谨、认真的学风,却依然未变,激励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工作者攀登科学高峰。

老哥论坛
CopyRight 老哥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